I Never Compromise 泰隆x卡西奥佩娅 2

2019-11-06 17:41:39 端州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I Never Compromise 泰隆x卡西奥佩娅 2

  第二章 十三岁 落日
武汉治疗癫痫去哪里好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ffffff;" />  傍晚,克卡奥将军一回到家,脱掉厚重的大衣,坐在大椅上,望著窗外诺克萨斯护城河城墙上的血红夕阳景色,若有所思地点了根菸。
  「父亲…」
  一道微弱的声响从门边传了过来。
  「过来吧,卡西。」将军转头向她投以微笑。
  她立刻跳进父亲怀抱,紧紧抓著他胸前的衣扣,一言不发地依偎著他。克卡奥也轻轻抚著女儿的发丝,父女俩虽都不发一语,却有默契地用肢体语言感受著彼此的情绪。
  对她而言,父亲是一切的一切,自小就没见过母亲的她,对克卡奥的依赖心极强,父亲教会她的所有事情以及价值观,支撑著她脆弱的心灵。但父亲却时常因为任务而不在身边,她从不敢去想像父亲都执行著什麼样的危险任务,她只知道,每一次父亲回来,就代表一次诺克萨斯的胜利,每一次,都是以这样的心情在等待父亲归来。
  对克卡奥而言,女儿是这世上唯一的温暖,他将卡特琳娜训练成刺客,却将卡西奥佩娅当成捧在手心里的公主,她们都还小,都是纯洁的花朵,但是随著时间的过去,他却不得不面对现实… 那就是卡西奥佩娅总有一天会成为政治工具。她将会愈来愈美,美到任何男人见了她都不得不为她献出一切,这一切都是注定的,是生为将军的女儿的她迟早必须面对的宿命。现在,与女儿相处的时间愈来愈显得宝贵。
  看著怀中的她,可爱脸庞洒上了红色夕阳,他默默的,轻吻她的额头。
  「谁欺负你了呀?」

  她抬起头望著父亲,水汪汪的灰眸已经告诉了克卡奥一些线索。
  「为父去找他算帐吧!」
  他微笑地站起身来,看著卡西奥佩娅,刷一声拔出了配刀,笑著对她说:
  「快告诉我是谁欺负你呢?」
  她依然用那双水汪汪大眼睛望著父亲不语,欲言又止的模样让将军感到可爱极了。
  「快,告诉我,你想割掉他的舌头,还是挖出他的双眼?」他还是那一贯的淡笑,那看透一切的笑容。
  卡西奥佩娅又一次冲进父亲怀抱紧紧抓著,说道:「没事的…卡西只是摔倒了撞到鼻子…」
  「傻女孩,擦药了没啊?」他收起了配刀,蹲下来看著她受伤的部位,并轻轻抚著她脸庞。
  「恩…」

  诺克萨斯城堡布满著无数的尖塔,泰隆靠在其中一座尖塔的屋顶上,以不合理的极强平衡感站在窄小的屋檐上,安静地看著夕阳西下。他依然思考著是什麼样的原因让他来到了这里,甚至出生在世界上,他脱下了手套,看著自己的手掌,充满著练武的厚茧,充满著血腥味,也许吧…也许他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杀戮而已吧。

石家庄哪个医院能治好癫痫病font-family:arial, 宋体;font-size:14p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ffffff;" />  他紧握了拳头,看著夕阳的最后一道光线降落地平线,像这样日复一日的景象对他而言只是象徵著他在这世上又苟活了一天罢了。
  在杜.克卡奥的麾下效命,虽然不像自己流浪生活那般克难,但却失去了他最后拥有的———自由。
  「哦~ 你在这啊。」
  一位女性悄然现身,紫色的长发随风飘逸著,苍白的肌肤毫无血色,淡金的眼眸直直地盯著泰隆看。
  「勒……」他尚未说完剩余的两个字,就被她贴身压在屋顶上,鼻子抵著鼻子。
  「还喜欢诺克萨斯吗?泰隆。」她左手在泰隆地胸口前画著圈圈。
  「乐芙兰… 请不要这样…」正常男人都受不了这种打招呼方式的,更何况对方可是诺克萨斯的黑玫瑰诈欺师。
  「呵呵,难不成,你没有过?」她的唇靠著他耳垂说道,右手掀起了泰隆的帽沿。
  他相当不习惯自己的脸失去了帽蓬的遮挡,但他又不敢反抗,只能闭著眼,逃避这赤裸的攻势。
  「我最喜欢像你这样的男孩子了,嘻嘻。」这笑声让泰隆听得毛骨悚然。

  「时间不早了… 我得回将军那边…」这是他唯一想到的逃脱策略,他不晓得为什麼乐芙兰会来找他,他甚至以为她只是个传说中的人物,但这活生生的就是她本人啊!他只确定一件事,那就是不管她是为了什麼而来…想必都不可能是好事。
  「别害臊麻~泰隆。」她的双眼深邃得似乎会将人的灵魂给吸收,让泰隆根本不敢直视。癫痫患者一定会出现抽搐的症状吗 style="font-family:arial, 宋体;font-size:14p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ffffff;" />  「我只是先来打个招呼,呵呵,以后有事情要麻烦会你比较好商量啊~」她舔了自己的下唇,并用眼神持续攻击。
  「是… 」他应答的同时低著头回避著那凌厉的攻势。
  「但是,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她慢慢地退开,坐上了法杖飘浮在空中。


  「……」他松了口气,赶紧拉回了帽沿,看著乐芙兰那谜一般的笑容而百思不解。
  「再会。」她渐渐消失在空气中,就跟她出现时一样,毫无声响。
  她消失后,泰隆才发现天色已完全转黑,他往下一跃,下降了约六层楼的高度而安全著陆,向著克卡奥宅邸的方向走去,他的脑中已布满乐芙兰那深不可测又狡猾的笑容。
  「呿。」
  「你回来啦。」

  一走进大庭,在不远的灯火阑珊处,伫立著一位女孩。
  泰隆稍微抬起头确认一下是谁,那头墨绿长发除了她不会是别人了,便直直地往回廊走去,也就是他驻守的地点。
  两人擦身而过交会的瞬间,眼神并无相交,黑暗的大庭只有此处有灯火,泰隆的影子随著缩短而拉长。背对著背,泰隆停下一瞬间,低著头,似乎在思考著什麼事,数秒后又继续向前走了,
  她转身,开口说道:
  「欢迎回来。」


  第三章 十四岁 忠诚
  「泰隆你又在打盹了我要跟父亲告状啦啦啦~~~~~~~~」
  「……」泰隆微微睁开了右眼,像偷瞄一样看著眼前的卡西奥佩娅,迎入视线的是那双美丽灰眸大眼,两张脸的距离大概不到五公分吧。
  早晨的阳光由回廊底端地落地窗洒了进来,一年来,他每晚都站在这个位置上,守护著房内的小姐,日复一日,卡西奥佩娅每天早上嘟嚷嚷地把他吵醒。
  他用食指按著卡西的额头轻轻地往后推,用一副 ”烦死了” 的表情对她说道:
  「你知不知道站夜岗很累?还有,大小姐,可不可以不要穿著睡衣就跑出来?等等你老爸经过,可会以为你在勾引我呢。」泰隆说著说著且送她一抹略带轻蔑的笑意。(编:睡衣请自行脑补)
  被这麼一讲,卡西奥佩娅红著脸往后退了好多步,别过脸大声地说:
  「本小姐好意叫醒你,是怕等等父亲经过看到你在打混,到时你可能会被砍断手指也说不定呢!什麼勾引嘛!别自我感觉良好了!」
  「呼呼,一大早就发脾气,大小姐气质在哪…… 」还没等泰隆说完,她头也不回地冲回房间,用力把门甩上”磅!”的一声,门风把泰隆的披风给微微吹起。

  此时另一扇门打开了,一位红发女孩头发乱糟糟地探出头来,睡眼惺忪的左看右看,看到了泰隆,她伸了个懒腰打了哈欠说道:
  「呼阿~~~~~~~~~你们起得真早!泰隆,今天天气真不错,快陪我练练暗器如何?」
  「你们可不可以不要穿著睡衣就跑出来啊?!」 
  「喂喂,这里是我家唉~要你管啊… 」 卡特搔搔头边说著,话才说到一半,一只手从背后把她给拎起来。
  「呜哇~~~!父亲!!泰隆意图不轨啊!!」卡特琳娜一见克卡奥将军来了,便随口撒个谎想转移话题。
  克卡奥将军什麼也没说,叹了口气,就把单手拎著的卡特琳娜扔进房里,然后把门关起来。
  「泰隆,陪我练个剑吧。」

  艳阳下的杜.克卡奥宅邸大庭,不断传来尖锐的铿锵声响,克卡奥将军挥舞著佩剑,泰隆也配戴著手刃迎击将军的攻势,双方皆散发出不凡的气势,一来一往的刀光剑影下,不仅仅只是武艺的交流,眼神传达的暗语也是决斗的一环。
  「你又变强了啊,泰隆。」将军一边攻击,一边用那一贯令人猜不透的微笑给了泰隆这句话。

  「谢谢将军。」应答的同时,其实他心里完全感受不到将军从哪里判断出他变强了,因为从以前到现在,一年来,每每陪将军练武,他总是处於劣势的一方。
  「呵呵,这一年来我可是看在眼里,每次执行任务,你的手法可真是越来越乾净俐落了。」克卡奥将军右手挥著剑,左手从衣服里掏出三把短刃飞快地射向泰隆。
  这三把暗器逃不过泰隆的动态视力,他迅速后空翻一圈,躲过了攻击,接著他又在空中翻了一圈身子以蹲姿落地,右手举起武器挡下将军迅雷不及掩耳的劈击。”磅!”的一声强烈碰撞,两人静止在这两刃相交的动作上,将军满意地笑著,而泰隆以专注而不敢怠慢的神情回应,场上只剩下那声铁器碰撞的回音弥漫著。
  「将军过奖了。」他心想,将军刚刚的攻击可是来真的。听说与克卡奥练剑的下属,稍有不慎而丧命的例子并不在少数,他不禁冒了一滴冷汗。
  「你不变强的话我会很苦恼的。」克卡奥将军拉回了剑,将剑收回刀鞘,居高临下俯视著泰隆。
  「是,将军。」
  将军伸出手,作势拉泰隆一把,而泰隆也握住将军的手,被将军拉了起来,他才刚站稳脚步,克卡奥就凑到他耳边说道:
  「今夜有个任务,知道吧?」
  「知道,将军。」


  深夜子时,诺克萨斯东南角的大钟塔,只剩巨大的时针与钟摆发出的声响,泰隆独自一人潜行在黑暗中的巷道,倏地,向上一跃又一跃地往诺克萨斯大钟楼的顶端迈进。
  他一如往常地依照情报给的地点前进,以无声的步伐悄然潜入层层的大钟楼的内部。钟楼内完全没有一丝光线,他靠的是身为刺客而具备的夜行能力;他,刺客泰隆,享受著黑暗的拥抱,这让他感觉到自己真实的存在。
  「求求你饶了我… 」
  突然发现自己被泰隆的刀架在脖子上,瞬间的恐惧盘踞在整个脑海中,这时只要是人,正常的反应就是求饶。
  「这只是你背叛诺克萨斯应有的下场。」泰隆笑著,给他最后的答案。
  「你是泰隆吧!这声音我不会忘记的!我是之前与你共患难的兄弟啊!当时昏迷在下水道的你,是我救… 」
  “唰----!”
  刀刃在他的脖子上画出一道乾净俐落的闪光,大片的鲜血喷泄而出,有时,比起一刀毙命,看著对方捂著自己喷血的伤口在地上挣扎等死的画面,会比较有趣点。他微笑著愈走愈远,管他是谁,管他曾经做了什麼,只要是克卡奥将军的命令,他一定毫不犹豫地执行到底。
  回到了克卡奥宅邸,他在澡堂冲洗著任务留下的血腥味,他举了一盆水往自己的脸一冲,闭上眼,思考著自从跟随了克卡奥将军以来的变化。

  在过去,狂妄的他总是认为没什麼事情是无法办到的,但就在被克卡奥将军击败的当下,他身为刺客的自尊心被粉碎一地,他羞愧地想死,可将军却想办法让他活下来。
  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反抗,就这样他臣服在将军的威严之下,一年来为将军出了数不清的任务,杀了不计其数的人。他也知道,也许将军只是再利用他嗜血的本性而已,但他就是无法抗拒,无法抗拒从那血腥之中获得的成就感。
  他穿好便衣,缓缓走出澡堂,再度往他每夜驻守的地方走去。
  一到回廊,虽然只有微弱的月光映在地板,他却发现卡西奥佩娅的房门并没有关好。虽说克卡奥将军禁止在紧急状况以外进入小姐的房间,但为了确认小姐的安全,他还是开了门进去探个究竟。
  “这下可好,她到哪去了?”
  房间里空无一人。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 小儿癫痫 山西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治疗方法有哪些 山西治疗癫痫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天津癫痫病医院 西安最好癫痫医院 陕西最好癫痫医院